返回首頁(yè) 外網(wǎng)上傳 外網(wǎng)分銷(xiāo)
職工生活
母親的“金句”
作者:金猴集團   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2/3/2 9:02:07

烈日下,母親正站在地壟間,依舊是一身樸素的衣著(zhù),暗紋方格的黑紐扣上衣,深色的粗料褲子,身上還沾著(zhù)田地里的新土,她望向我,并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,我知道她和以前很多個(gè)這樣的日子一樣,因為忙著(zhù)農活還沒(méi)有空吃午飯。正要喚一聲“媽”,卻發(fā)現自己發(fā)不出任何聲音,慌亂中,陡然驚醒,陣陣痛楚卻清晰地從心尖蔓延開(kāi)來(lái),淚水抑制不住流下,浸濕了枕頭。這是母親走后的第三個(gè)年頭了,生前她從不肯給我添任何麻煩,走后我也很少夢(mèng)到她,只能在某些特殊的日子里,在記憶的深處點(diǎn)燃一些溫暖的碎片,來(lái)照亮我心里關(guān)于母親的黑白畫(huà)面。

在我所有的記憶里,母親的一生似乎從來(lái)沒(méi)有過(guò)悠閑的時(shí)刻,哪怕是短暫的片刻。她留給我的回憶幾乎全是辛勤勞作的畫(huà)面。在我小時(shí)候,父親經(jīng)常外出做工,家里所有的家務(wù)與農活全部是母親帶著(zhù)十幾歲的哥哥姐姐承擔下來(lái)的。母親的身影永遠是忙碌的,不停歇的。七、八歲的時(shí)候,一個(gè)冬日的深夜,我從夢(mèng)中醒來(lái),家里亮著(zhù)燈,卻空無(wú)一人。巨大的恐懼如崩塌的泰山般瞬間摧毀了我所有的意識,迷迷糊糊爬起來(lái)赤腳沖出了家門(mén),外面已經(jīng)下了一層薄雪,我哭喊著(zhù)奔走在雪地里,直到遠處一盞微弱的燈光處傳來(lái)了母親的呼喚。我狂奔向前,看到她正帶著(zhù)比我大不了幾歲但已經(jīng)懂事的哥哥姐姐從雪地里一片一片地撿拾著(zhù)白天剛曬上的紅薯干。就是在那個(gè)晚上,我才知道好強的母親為了農活不被別人家拉下,經(jīng)常在晚上等孩子們睡著(zhù)了,再趁著(zhù)月光在田間獨自勞作。每每想到這里,我的心都被揪得生疼,我不敢想象,身體單薄的母親是怎樣熬過(guò)那一個(gè)個(gè)勞累的夜晚的。

母親識字不多,是典型的農村婦女,但是卻無(wú)師自通地學(xué)會(huì )了裁衣服、做衣服。冬天農閑季節,就給我們兄妹三人做棉衣棉褲,或者做些手工活來(lái)補貼家用。有好多次夜晚醒來(lái),昏黃的燈光下,母親在納鞋底,在縫補我們兄妹的衣服,母親的手藝十分精湛,偶爾在衣服上繡上幾朵栩栩如生的小花,活靈活現的小動(dòng)物,一點(diǎn)也不比店鋪里賣(mài)的差。我癡癡地看著(zhù),窗外傳來(lái)呼呼的風(fēng)聲,屋里有針線(xiàn)穿過(guò)棉布的嘶嘶聲,母親的側影在昏暗中越來(lái)越模糊,這一切,都讓年幼的我無(wú)比安心。不知看了多久,我迷迷糊糊又睡去,卻從不曾想過(guò)母親是什么時(shí)候才睡下的。有時(shí)候村里有人夸她心靈手巧、干活頂個(gè)男勞力的時(shí)候,母親只是笑著(zhù)擺擺手,我知道那一刻她是開(kāi)心的。

母親不僅自己勤勞,還用她的一言一行教會(huì )了我們兄妹三人要勤于勞動(dòng)。她從沒(méi)有給我們講過(guò)關(guān)于勞動(dòng)的大道理,只是經(jīng)常不厭其煩地教我們如何使用鐮刀、鋤頭,如何挑水省力,如何伺弄家畜家禽。在這些過(guò)程中,言語(yǔ)不多的母親卻常常有一些金句,這些伴隨著(zhù)我長(cháng)大的“金句”至今影響著(zhù)我做事情的態(tài)度?!皯幸粦?,瞎只眼”意思就是:人,只要一懶,有些事情裝作看不見(jiàn),在人生道路上就像盲人一樣早晚要吃虧的。還有,“吃不窮,穿不窮,好吃懶做金山空”。有一次,我因為偷懶沒(méi)有寫(xiě)作業(yè),當老師告訴母親后,一向疼愛(ài)我、無(wú)比溫和的母親拿起掃帚狠狠抽打了我一頓。晚上,母親摸著(zhù)我被打得通紅的后背,語(yǔ)重心長(cháng)地說(shuō):“不怕家里窮,就怕出懶蟲(chóng)?!蔽业哪赣H,就用她所信奉的這些樸素的諺語(yǔ)來(lái)樹(shù)立了我們最初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,讓我們從小懂得熱愛(ài)勞動(dòng),認真做事的道理,我們兄妹三人也至今遵循她的教導,無(wú)論是務(wù)農還是工作都是以勤補拙、身體力行。

待到兒女們成家以后,每次她從老家來(lái)少住,總要大包小包地帶上自己種的蔬菜和瓜果等,吃不完,我會(huì )分給鄰居和朋友??粗?zhù)那嫩嫩的半米多長(cháng)的韭菜、一個(gè)半斤重的蘋(píng)果,每一個(gè)吃過(guò)母親的勞動(dòng)成果的人都會(huì )驚嘆:你要不說(shuō)是你媽自己種的,我們真不敢吃呢,以為用了激素和化肥才會(huì )長(cháng)這么大。從我們成家到母親去世,我們家從來(lái)沒(méi)有買(mǎi)過(guò)食用油,全是她和父親自己親手種花生,再到油坊里加工后給我們的。前幾年回家,看到已經(jīng)七十多歲的母親依舊爬到蘋(píng)果樹(shù)上疏果、授粉,對于我的擔心與勸告總是哈哈一笑,并不在意。我知道,母親是為自己還能堅持勞動(dòng)感到滿(mǎn)足。

直到查出晚期癌癥之前,母親一直以樂(lè )觀(guān)、豁達的態(tài)度對待著(zhù)勞動(dòng)。我們心疼她,勸她別太勞累,她會(huì )舉起傷痕累累滿(mǎn)是老繭的手給我們看:我多少要干點(diǎn)的,要是老繭都變成嫩肉就不像個(gè)莊稼人了。說(shuō)這話(huà)時(shí),我看到她蒼老布滿(mǎn)皺紋的臉上,不再清澈的眼睛里流露出的那不容置疑的堅定,讓我深深動(dòng)容,感慨萬(wàn)分。我的母親,她為自己古稀之年還能在田地里勞動(dòng)而自豪,為自己一輩子是個(gè)莊稼人而驕傲。

父親與母親的最后一次見(jiàn)面是在醫院的病房里,母親好像預感到了什么,在父親離開(kāi)病房的時(shí)候對著(zhù)他的背影說(shuō)道:“你回家可千萬(wàn)不要懶啊,一懶就完了呀?!边@是她跟父親說(shuō)的最后一句話(huà)。這句話(huà),讓一貫懶散的父親在之后的日子里有所改變。

這就是我的母親,一個(gè)普通平凡的農家婦女,在這個(gè)日益喧囂浮躁的世界里,她把生命埋入認定的土地,踏踏實(shí)實(shí)地進(jìn)行深耕細作,然后等待著(zhù)被命運賞識。她如宗教般地信仰著(zhù)腳下的這片土地,伺弄著(zhù)這片土地,她是辛苦的??粗?zhù)她的兒孫們從這片土地啟程奔向各自美好的生活,展開(kāi)光輝前程,她又是幸福的。幾十年與土地對話(huà),與土地共鳴,她修煉出了包容、淳樸、熱情的胸懷,并用她特有的方式讓這種胸懷在子孫后代延續的血脈中得到了傳承。她和這片土地上成千上萬(wàn)個(gè)偉大的母親一樣,用自己的勤勞、善良、隱忍、淳樸,精心耕耘,默默勞作,為了家庭,為了兒女,勞碌一生,為干枯的禾苗惋惜,也為豐碩的果實(shí)欣喜。前者讓她更加勤奮,后者讓她倍感榮耀。如果今天的我是兢兢業(yè)業(yè),勤奮克己的,我想,那一定是母親教會(huì )我的。

(本立公司  衣啟明)


上一篇:清晨的美好
下一篇:冬日四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