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頁(yè) 外網(wǎng)上傳 外網(wǎng)分銷(xiāo)
職工生活
早春里口山
作者:金猴集團   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/2/15 13:31:21

清代詩(shī)人董祚昌曾在《山園記》中把里口山比做武陵桃花源:“四面山合,一徑斜穿,飛峙流泉,鳥(niǎo)啼花落,四時(shí)堪怡,不亞武陵桃花源”,足見(jiàn)里口山的靈性與質(zhì)樸。其被稱(chēng)為威海的后花園、城市的風(fēng)景線(xiàn)當算實(shí)至名歸。如果依海而據的威海衛是個(gè)風(fēng)情的女人,那里口山一定是她嫵媚的骨架。山的堅韌、包容、豁達、清秀,襯托出了這所城市媚而不俗、美而不艷的小家碧玉氣質(zhì)。

早春二月,信步從城區登山,望海石是不可錯過(guò)的打卡地。其他各峰都會(huì )隨四時(shí)變化,或用蒼涼牽動(dòng)深邃的思考,或用繁榮彰顯勃勃的生機。唯有望海石千百年來(lái)用他的專(zhuān)一與堅持向世人訴說(shuō)著(zhù)變與不變的道理。什么人揮筆寫(xiě)下的“望海石”三個(gè)大字已經(jīng)無(wú)可考究,雖看不出章法,卻也有些風(fēng)骨,尚不違和?!巴J笔菛|向大海而言,而西向里口山脈而言的“石門(mén)”兩個(gè)大字表述的卻是又一番景觀(guān)。因山勢的陡峭與奇峻,巨石之間僅容一人通過(guò),猶如通向綿延群山的唯一門(mén)戶(hù),謂之“石門(mén)”極為貼切。望海石和石門(mén)澄凈安閑地凝視著(zhù)歲月的塵埃里變幻的機緣,等待著(zhù)它為是非曲直帶來(lái)下一場(chǎng)涅槃。過(guò)了石門(mén),巨幅的山水畫(huà)像童話(huà)世界一般撲面而來(lái)。經(jīng)歷了冬天的休養,春水的滋潤,鷹嘴石巍巍然守護者綠葉新枝,大青頂的白袍換成了綠衣,再也掩不住飄動(dòng)的衣擺下舞動(dòng)的小蠻腰。冬天灰褐色的勁枝被綠意遮住了大半,枝椏間那一叢叢毛絨絨的葉子與灌木枝頭的嫩芽織成了一片片綠席。被液晶屏傷害的雙眼久違了綠色,頓時(shí)澄清,無(wú)比舒適。那綠席間偶爾竄出的大簇大簇的野杜鵑、野櫻花和其他不知名的小花兒在山野間跳躍著(zhù)、顫動(dòng)著(zhù),坐在花草間能聽(tīng)得到他們歡快的合唱。

如果是冬天,奇巖飛渡,美石凌空,大山的脈理清晰可見(jiàn),如壯年男子的健美臂膀。眼下,南風(fēng)吹來(lái),草木葳蕤,綠靄茫茫,小動(dòng)物們探頭探腦地在花叢中覓食、玩耍,偶或人來(lái),便一頭扎入草叢不見(jiàn)了蹤影。小花兒不論生在巖縫間、松樹(shù)下,顧自為自己盛開(kāi),默默地為自己喝彩,不管是紅的、黃的、紫的、藍的,在她們的世界里,都是最美麗的,并沒(méi)因為牡丹的艷麗而自慚形穢。

登上大青頂,渺渺的梵音隨風(fēng)入耳。愕然間,廣佛寺赫然于山腳下。平日里感覺(jué)廣佛寺離我們有十幾公里之遙,不到大青頂,居然不知道只離市區一個(gè)山頭那么近。開(kāi)悟僅在一念之間,所謂出世入世”,何必讀千遍佛經(jīng),行幾里山路竟也可得妙法。面前有兩條路,一條通佛頂古驛”,古代車(chē)馬不便,這山頂居然有驛者曾經(jīng)落腳之處;另一條路通往仙姑頂老廟。木棧道前駐足:左邊波瀾壯闊的大海,右邊千年神秘古剎,何必談經(jīng)論道,這一番景色,自然會(huì )令人虛凈自然,空靈清澈,教人靈犀一點(diǎn),想到光陰的飛逝,想到天地人間的長(cháng)久。

仙姑頂老廟始建于宋景德年間(1004-1007),至今已逾千年,幾經(jīng)修繕,保持其神秘、古樸的建筑風(fēng)格。2014年,一場(chǎng)山火將老廟盡數焚毀后,在原址重新修建得更大、更壯觀(guān)。讓人感慨萬(wàn)千的是:已得道成仙的郭仙姑,仍要經(jīng)歷家園盡毀的劫數。相比之下,我們普通人經(jīng)歷些磨難,自然也就算不得什么了。仙姑廟前至今可見(jiàn)的那遍地的枯黑的樹(shù)身,如佛家說(shuō)的又一次輪回的婆娑世界。黑與綠,老與少,生與死,就這樣相反相成地共存。仙姑殿前各種雕梁畫(huà)棟,古樹(shù)舊木,讓人將要翻過(guò)山口時(shí)又停下來(lái)佇立良久,像曹植對洛神一樣“背下陵高,足往神留,遺情想像,顧望懷愁”

仙姑頂往西,繞道里口頂就到了里口山的主峰-老廟頂,老廟頂、里口頂、仙姑頂、鄧家寨的山勢形成了一個(gè)巨大的“U”型,真是一處天生的屯兵之地。明正德年間,長(cháng)逢村雇工鄧心可因不堪欺壓,在望島村西山聚眾起義,起義軍在最興盛時(shí)期曾達到2000多人,已頗具規模,積累了不少錢(qián)糧物資,給當地官府造成了威脅。后被官兵鎮壓,鄧心可兵敗自殺。當地百姓為紀念這次起義,將望島村西山改稱(chēng)為鄧家寨,鄧心可最后自殺的小路命名為“自刎道”。當時(shí)起義軍的物資來(lái)不及轉移,只能埋在里口山下的某處,所以至今流傳說(shuō):鄧家寨中一口井,能值半個(gè)山東省,埋下九缸十八鍋(金銀財寶),不在這坡在那坡。鄧家寨的傳說(shuō)賦予了里口山更多不屈的精神和令人神往的神秘。站在老廟頂,回頭是歷史,眼前是現實(shí),舉目可見(jiàn)廣佛寺,轉身即可沐海風(fēng)。與一草一木的對話(huà)中,領(lǐng)悟著(zhù)生命的不凡與平凡,早已忘記汗濕衣衫、饑腸轆轆。

老廟頂取道里口山水庫南岸下山,一路繁花錦簇,各種野花爭相斗艷,剛結的青澀的山果已經(jīng)讓人聯(lián)想起成熟的畫(huà)面。一路下來(lái),仿佛滿(mǎn)載而歸,又像是放下了所有。很多雄壯的美其實(shí)藏在細節里,不用張弛到極致也可以深刻有力。如果一朵野花可以讓你興奮起來(lái),那幸福不就變的容易了么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集團稽查科  衣啟明)